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www.8856123.com >
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君子周而不比什么意思?
作者:admin  日期:2019-09-10 11:53 来源:未知 浏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两类 解释,第一类为最佳。意思:君子团结但是不搞帮派,小人搞帮派,但是不团结。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出自:《论语 为政第二》孔子说:君子以公正之心对待天下众人,不徇私护短,没有预定的成见及私心;小人则结党营私。详解:君子与小人的分别是什么呢?周是包罗万象,就是一个圆满的圆圈,各处都到的。他说一个君子的作人处世,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样,不是说对张三好,对李四则不好,这就不对了,这就叫比而不周了。你拿张三跟自己比较,合适一点,就对他好,不大同意李四这个人,就对他不好,就是“比”。一个大政治家是和宗教家一样,爱人是不能分彼此的,我们对于人,好的固然好,爱他;但对不好的更要爱他,因为他不好,所以必须去爱他,使他好。这样一个真正的大政治家,也就是宗教家,也就是教育家的态度,这就是“周而不比“,要周全,不能比附一方。“比”是什么呢?我们知道中国字,古写的篆文比字,是这样写的——,象形两个人相同,同向一个方向;而古文北字——就是相背,各走极端的象形字,所以“比”就是说要人完全跟自己一样,那就容易流于偏私了。因此君子周而不比,小人呢?相反,是比而不周,只做到跟自己要好的人做朋友,什么事都以“我”为中心、为标准,这样就不能够普遍。解释】:先师说:“有道德有修养的君子广泛地团结群众而不结党营私,小人互相勾结而不团结一致。”【讨论】:周者周遍普遍之意;比者朋比附之意。本句意思是一个有修养的君子,他有博爱、包容的胸怀,平等地看待任何人。用真诚的心与任何人融洽相处,不会刻意分别亲疎厚薄。君子相交,看重的是道义。而小人就不同,专门结交亲已分子,是已非人、党同伐异,结党营私。他们只拉拢立场一致的人,排斥攻击意见相左的人。甚至容不得一点不同意见,这类人心胸狭窄,他们交友的目的只有一个,即利益上的互相利用。基于此,《论语》上还有下列三句来描述君子与小人:“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君子广泛团结大众而不拉帮结派;小人拉帮结派而内部不团结。君子有顾全大局的公义观念,不为私利而拉帮结伙;小人为了私利而拉帮结派搞小团伙,经营私利却没有全局大局意识”。这同时也是的对立现象。历史上朋党之争从来没有停顿过。东汉末年,阉宦结党弄权,“清流”士子大夫起而反抗;宋朝、明朝两代,同样都是正直的士大夫,彼此间因政见不同而结党相 争,耗伤了国家的元气,给外敌可乘之机。往往在没落时期,主政者在权力控制方面相对软弱,宦官或官员们结党营私争利进一步削弱政权的基础,加速政府的灭 亡。北宋伟大的政治家王安石是个真诚的君子,他没有运用政治手段将守旧派人士赶出权力机构。使得那部著名的《资治通鉴》的编辑司马光和他的同 党有机会强烈反对王安石的变革,以他为首的官员组成守旧集团势力,称为旧党。从中央到地方的旧党采取一切手段疯狂破坏王安石利国利民的改革,终于使王安石 怀着极大的道德勇气不懈坚持的善政蒙受污秽之名,使宋朝的国力受到极大创伤。王安石虽然失败,但他当之无愧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君子,少有的伟大的政治家。 他的道德勇气和他的才华,虽然受到污蔑,但是历史是公正的。而司马光和他的党徒们采用种种不道德手段彻底毁坏利国利民的改革事业,击败政见不 同的王安石,取而代之成为当时的宰相时,他就忘了自己所编辑的《资治通鉴》中所说的包容兼听的政治道德,一意孤行,排除异已。使得同僚们侧目而视。才子苏 东坡也深受党争的迫害。这场党争的结果是,北宋对内民生凋敝,对外丧师失地。是非常沉痛的历史教训。

  详解:本章重点,就在于“同”与“和”。“同”,会意字,“冃+口”,“冃”,重复,何谓“同”?就是通过口头上的不断重复达到聚集,当然,这反映着孔子时代的特征,实际上,这口头上的限制并不需要。例如,文化就是一种“同”,文化,从开始的口头传播到现在的网络传播,本质上并没有改变“不断重复达到聚集”的效果;“宗教”更是一种“同”,所谓的教义、教宗等等,就是一种“不断重复达到聚集”的例子;“科学”一样是“同”,“科学”从本质上是文化、宗教的大汇集,科学相信“不断重复的实验”达到“同一”的效果,是其成立的基础,是科学得以聚集的基础。

  总之,文化、科学、宗教等等,以及一切社会结构中的一切东西,本质上都是“同”,都是“不断重复达到聚集”的情况。“哲学”之类的也如是,无论唯心、唯物、一元、多元、辨证、诡辩,同样是这样。这一切,本质上都是小人之学,在“人不知”的世界,其学也只能是小人之学。

  聚集,本质上都不过为了一己之私利。在资本横行的国家、年代,资本就的最大的“同”,社会上的任何现象、言论,都在“不断重复”达到聚集在资本之“同”的大旗之下,资本社会的人,本质上不过是“资本”的复制,都不过是被“资本”所抽干的傀儡,而一切的文化,本质上不过是“资本”的表现。

  “和”,去声,就是“相应”。“天人相应”、“心手相应”,“桴鼓相应”,诸如此类,都是表达了“和”与“相应”。在孔子那里,在君子眼中,只有“天人相应”,却没有所谓“天人合一”的小人之说。注意,这里的相应,超越了海德格尔所说的“应手”,那不过依然在共业的境界之中,而一般人的理解,连海德格尔所说的“应手”都达不到。

  人类社会,“地”的一种形态,不过是“天人相应”而成,无所谓“天”,无所谓“人”,“天人相应”而成这人类社会这“地”的特殊形态。天,“地人相应”而成;人,“天地相应”而成;地,“天人相应”而成。成无所成,不过是相续相缠,相应而已。

  孔子在本章里,揭示“天地人”结构最重要之一的关系,就是“相应”,就是“和”。就如同音乐中的即兴演奏,这宇宙就在这相续相缠中“和”、“相应”,这里没有任何需要“不断重复”去达到聚集的。企图通过“不断重复”去聚集点什么玩意、抓住点什么玩意,不过是小人“我”之私心相应之妄想。

  而君子之间,也只是相应;君子于所在的时代、社会,所对应的“天地人”结构中,也只是相应。就如同空谷与空谷的对话,可以风雷激荡、可以溪水潺潺,可以幻化出天地间所有的神奇与风景,但却依然只是空谷与空谷的对话,空谷与空谷的相应,如此而已。

上一篇:《阿富汗时报》主编曼苏尔·法伊兹表示,234999刘伯温高手论坛
下一篇:求男士健身房减肥具体计划表